leaf_yy

大佬君:

海贼王     ONE PIECE


CN

特拉法尔加·罗  :  @大佬大佬大佬君 

贝波  :  @蔬果肉肉 


Photo   :  @莉莎www 


道具&staff   :  @Real奶粉酱


Karas.

种豆得豆芽:

名字是红哥起的。


2014年元旦 @面包树 的第二套造型。稍微拼了一下条图,很多片子难以取舍,自己参考了红哥的后期修了一下,不敢多动怕修坏了。简直太赞这个真的是我么!!!这种末世之感,大满足!


【感谢】 摄影:红少爷;造型:葱头;后勤:阿喵,爸爸




(鸦KARAS-老牌动画制作公司“龙之子Production”40周年纪念作)











End.

原色映:

南京早四点

早上拍完片子出门觅食,惯例扫街,扫街史上第一次被另一个大叔逮到骂了一顿。我骗大叔说大叔的片子我删了,虽然是骗大叔,但是,片子确实是不会发了。大叔上来一句,我为什么要害他,为什么要搞他。我就没了气力,本身对南京的街拍也只是想记录和反应南京的情况。但我的反映和记录大概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我不得而知,这是一个长时间的工作。对于叔叔来说,他不是权利的持有者,只是一个底层的工作人员,甚至有时候他知道有些人的照片是为了他们讨公道(不包括我),他们也会拒绝,中国社会,搞掉他们的岗位实在太过简单,他们失去了选择的权利,维护自己权利的能力。而这个时候的影像起的作用,到底是正的还是负的?如果能起到作用,其代价又会是几何。纷繁社会,没有持久的维权行为,我想结果仅会是无权力者的落败,而这里的叔叔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失去工作。那不一定会去做这个长时间维权行为的我们,有没有权利去把镜头对准底层工作者?如果对准,是不是该做得更加深入,多负一点责任。